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(2018-12-06 00:00:05)
标签:

杂谈

历史

黄侃

黄疯子

国学大师

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红泪才人笔,伤心世不知

就中国文化来说,民国时期是最为辉煌的,大师是一波一波涌现,也许是这一时期和春秋战国时期的环境差不多。主流意识形态没有统一,所以战国时期有诸子百家,民国时期有大师狂潮!时势造英雄吧。

民国大师中有三个著名的“疯子”,一个是被黄兴称之为“章疯子”的章太炎,一个是刘师培,还有一个就是被称作“黄疯子”的黄侃。有意思的是,这三人不仅都是民国时期的国学大师,而且章太炎、刘师培与黄侃还是师生关系。这三人的共同特点是,学问大,脾气怪。其中黄侃的脾气之大、性格之怪更是学界闻名。

我是很早就知道“黄疯子”的,因为他是我成都老乡嘛。但我却并不是从革命家、国学大师这样的渠道识得他的,而是从他一生放浪形骸,名士风流,一生据说娶了九个夫人这样的风流韵事中知道他的大名的,这是不是有点对大师不恭啊。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黄侃,字季刚,自号量守居士,1886年生于成都。1905年留学日本,在东京师事章太炎,为章氏门下大弟子。曾在北京大学、中央大学、金陵大学、山西大学等任教授。他是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、辛亥革命先驱、著名语言文字学家,国学大师。

学文史的大都应该知道黄侃,但对一般人来说,如果知道的话应该也同我当初一样,是通过他的趣闻轶事认识他的。而对其学问多半语焉不详,而多半津津乐道于他的“故事”,以及在大师林立的清末民初几乎目空一切的言行。

作为一个19世纪的80后,他狂狷,孤傲,疯子,名士,好游历,好色,好读书,好骂人,桀骜不驯,不拘小节,性情乖张,特立独行。他指责过梁启超、王国维,反诘过陈独秀,骂过胡适,得罪过吴承仕、马寅初……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他同宋教仁和董必武都是湖北文华学堂的同学,后因宣传排满思想而遭学校开除,用现在的话说,他在校园或网上发表了或左或右的“愤青”言论,但其后得张之洞帮助留学日本,在日本期间结识章太炎并拜章为师。

他和鲁迅同为章太炎的弟子,在章太炎看来,鲁迅思想激进,风骨太硬,不是一个好料子,他最喜欢的学生就是黄侃。黄侃文学功底扎实,为人机智伶俐,颇有章太炎年轻时期的样子。

同鲁迅著作等身完全相反,他一生中没有出版任何著作。以致到如今,他在国学方面的名气并不显著。黄侃最大的优势就是情商很高。鲁迅与学生许广平之恋在黄侃面前,简直就像小学生,根本不值一提。他至少有三位学生成了他的夫人。以至于周作人提起这位大师兄就摇头:“他的国学是数一数二的,可是他的脾气乖僻,和他的学问成正比例,说起有些事情来,着实令人不敢恭维。”而他的老师,章太炎的夫人汤国梨则公开骂他“有文无行,为人所不齿”,是“无耻之尤的衣冠禽兽”。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黄侃脾气大,年青时是个典型的愤青,清统治时他就在乡间向乡民揭批清王朝腐败无能、丧权辱国、镇压民众的各种罪行,宣传革命道理。日本归来后,四处宣讲种族大义及中国危急状,组织反清活动。19117月,黄侃因宣传革命,被河南豫河中学解职,返乡途经汉口之际,同盟会同志及友人为他设宴洗尘。

席间论及清廷、革命浪潮的高涨,黄侃激愤不已,当晚,黄侃借酒性挥毫成文,题为《大乱者,救中国之妙药也》,文章刊出,舆论哗然,各地报刊或纷纷报道,或全文转载,江汉震动,革命士气为之大振。有人因此认为,黄侃为《大江报》撰写的《大乱者,救中国之妙药也》是武昌首义的序曲。

革命功成,黄侃不谋官谋利,而是退居上海,主办《民声日报》。后来去各著名大学任教,他的教研生活是严谨的,又是狂妄的,是济世的,又是救心的。直到49岁去世,20年的努力,“桃李满天下”,为中国学术的传承尽了一份天才的力量。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他在学界被称为“黄门侍郎” 虽然没有陈寅恪等人的现当代名声,但他的业绩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范文澜、金毓黻、杨伯峻、龙榆生、陆宗达、殷孟伦、程千帆、刘赜、黄焯、潘重规、徐复这些20世纪在学术史上影响深远的著名学者,都出于黄侃门下。

但他虽然是“乾嘉以来小学的集大成者”、“传统语言文字学的承前启后人”,却因怪诞、趣闻和那些风流韵事,不仅被人忽视了他的学术体系成就,而且他的人格也被人们看轻了。对此,章太炎先生早就意识到了,他为弟子辩护道:“恐世人忘其闳美而以绳墨格之,则斯人或无以自解也。”

黄侃坚持五十以前不著书,太炎先生都因此为他着急,批评他的不写书是“不仁”之举。但他坚持自己的原则,他深知“中国学问如仰山铸铜、煮海为盐,终无止境”。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陈寅恪大师被称为“读书种子”,直读得双目失明;而对于黄侃来说,怕也属比肩之列。黄侃的读书、治学精神是今人难以企及的,读书破万卷,自然底气十足,对中国文化本位有足够的信心。

同陈寅恪的绅士风度、柔中有刚不同,黄侃是直截了当的刚强、张狂。刘师培曾经动员黄侃等人拥戴袁氏称帝,话未说完,向来遵师重道的黄侃即起立:“如是,请先生一身任之!”说完拂袖而去,到会的众人亦随之而散。

黄侃的狂是出了名的。他有“民国弥衡”之称,想骂谁骂谁,曾气得胡适差点疯掉。年轻的黄侃曾去拜访王闿运,王是当时的文坛领袖,德高望重,王对黄侃的诗文激赏有加,夸赞道:“你年方弱冠就已文采斐然,我儿子与你年纪相当,却还一窍不通,真是钝犬啊!”黄侃的回答是:“您老先生尚且不通,更何况您的儿子!”,气得老头儿当场晕倒。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马寅初去看他,谈到《说文》,他置之不理,马寅初问他,他回答:“你还是去弄经济吧,小学谈何容易,说了你也不懂!”对马先生能如此说话,这狂得也有点过了哈。

有学问,脾气大,谁也拿他没办法。他和校方有下雨不来、降雪不来、刮风不来之约,因此人称他为“三不来教授”。他坚守典籍,尤重《毛诗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周礼》、《说文解字》、《广韵》、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和《昭明文选》,被人称为“八部书外皆狗屁”……

黄侃不仅是著名的学者,也是是辛亥革命的先驱之一。他的一生光怪陆离:新与旧、激进与保守、放荡不羁与谦虚严谨严密交织于一身。他的性格中有不少这样的南北两极,看似水火不容,实则和谐统一。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黄侃曾说“不满五十不著书”。1935年,黄侃五十大寿,章太炎十分高兴的赠他一副对联:“韦编三绝今知命,黄绢初成好著书。”上联以孔子“五十读《易》”的典故,称赞他50年来都在勤奋学习;下联用蔡邕《曹娥碑》的古典,希望黄侃今后可以潜心著述。黄侃见联大为恐惧,因为章太炎联中嵌有“黄绝命”三字。殊不知,章太炎的联句竟成谶语。是年108日,黄侃与世长辞。一代鸿儒,英年早逝,令人扼腕。

学界公认:黄侃憾50岁即去世,虽未出版任何著作,却无庸置疑是海内外首屈一指的国学大师。可惜的是,现在能知道他的人,太少啦。 

最后要说的一点是,虽然黄侃说他不到五十不写书,但他仅在《十三经》上面写的那批注,就已是文化巨著了,毛主席曾将他批注的这两本书借去,翻看了一辈子,直到辞世也没还回去,可见其学术价值之高。黄侃:一生没出过一本书的国学大师

喜欢
0 赠金笔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   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最新大奖娱乐官网下载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      
    最新大奖娱乐官网下载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 最新大奖娱乐官网下载简介 | About Sina | 大奖娱乐注册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 Copyright © 1996 - 2018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最新大奖娱乐官网下载公司 版权所有